【业内热点】碳关税外溢影响下,商业银行如何转型?

时间:

2023-04-19

作者:

浏览次数:

编者按


4月18日,欧洲议会批准了全面改革,批准了与成员国在 2022 年底就“ Fit-for -55”的几项关键立法法案达成的协议,包括碳排放交易体系改革、碳边境碳调整机制(即碳关税)和新的气候社会基金设立。


 在此分享一篇较早前探讨欧盟碳关税对我国产业影响以及商业银行应对措施的文章。在应对气候变化大环境下,商业银行应时刻关注国内外政策和市场环境的变化,推动可持续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强化资产业务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管理,扩大清洁能源等领域的绿色贷款投放,优化自身信贷资产结构,促进自身可持续金融服务能力提升。


今年2月,欧洲议会正式通过欧盟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又称碳关税),碳关税距离正式通过更进一步。


一方面,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碳关税的实施无疑将通过国际贸易关系和产业链供给传导至更多产业,刺激产业转型;另一方面,应对气候变化全球议题下,碳关税的出台,也在向世界传递以碳为代表的气候风险已成为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


产业转型离不开商业银行的支持,产业转型下商业银行的可持续发展也是题中要义,为提升碳关税外溢影响下商业银行服务产业转型发展质效,促进自身可持续发展,本文从碳关税机制出发,通过分析碳关税对我国产业发展可能产生的直接和间接影响,为商业银行应对碳关税外溢影响和推动自身转型发展提出参考性建议。


【业内热点】碳关税外溢影响下,商业银行如何转型?


碳关税对我国产业的直接影响


根据碳关税现定协议,最初覆盖范围包括钢铁、水泥、铝、化肥、电力和氢等行业,征收形式为强制让纳入征收范围内的非欧盟企业购买碳关税证书,以支付其在生产国承担的碳成本与欧盟碳成本价格之差,实质是迫使出口欧盟的企业承担与欧盟企业同等的减碳成本。


首先,从碳关税征收范围而言,现阶段碳关税政策对我国影响相对较大的产业是钢铁和铝及其制品相关产业。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数据,2022年欧盟为我国第二大商品出口市场,当年对其出口商品总额约为3.74万亿元人民币,约占我国商品总出口额的15.62%,其中钢铁和铝及其制品出口总额约1569亿元人民币,占当年出口欧盟商品总额的4.19%(如图1所示)。


【业内热点】碳关税外溢影响下,商业银行如何转型?

图1:2022年中国对欧盟出口商品章类金额统计(单位:亿元人民币)


其次,从碳关税的定价机制方面而言,出口企业碳关税被征收金额受产品碳含量和中欧碳价差两个因素影响。产品碳含量与生产技术直接相关,碳关税的实施将推动企业技术革新,增加研发成本;中欧碳价差则与中国碳市场发展直接相关,从中欧近两年碳市场价格来看,欧盟历史碳价格均价是中国的近10倍,这意味着,在中欧碳价差不变的情况下,碳排放水平高于欧盟钢铁和铝制品企业免费碳配额的出口企业,每单位出口欧盟的产品都将向欧盟支付9倍于中国碳价格的碳关税,直接增加了其出口商品的成本,降低了在欧盟市场的竞争力(如图2所示)。


【业内热点】碳关税外溢影响下,商业银行如何转型?图2:中欧碳市场历史均价比较(单位:元人民币/吨)


投入产出模型的碳关税间接影响


投入产出模型也叫产业关联模型,是以投入产出表为基础,研究经济内部结构及产业部门间关联关系的模型方法。从产业关联角度而言,碳关税对我国产业的影响除直接作用于钢铁和铝及制品产业外,还将通过产业链关系作用于其他相关产业。


为进一步分析碳关税对我国产业发展的间接影响,本文以2020年非竞争性投入产出表为数据基础,构建了金属制品、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品产业(以下简称金属制造业)与其他产业的关联效应和波及效应分析模型,以期通过分析金属制造业与其他产业的关联关系,来评估碳关税政策对我国产业发展可能产生的潜在影响。


关联效应


产业关联效应是指国民经济体系中所有产业部门存在的普遍联系。在投入产出模型中,通常采用直接消耗系数、中间投入率、直接分配系数等指标来对产业间的基本关联关系进行衡量。


本文研究的金属制造业直接消耗系数是指金属制造业生产单位产品直接消耗其他产业国产品的数量,表明两个部门间直接存在的投入产出关系;中间投入率是指金属制造业生产经营过程中作为生产要素的中间国产品投入与总投入的比例,反映了该产业生产要素的来源分布;直接分配系数是指金属制造业的产出产品分配给其他产业作为中间投入的量占该产业产品生产总量的比例,表明该产业产出产品的去向。


从金属制造业对其他产业的直接消耗系数来看,在金属制造业生产经营过程中,其对采矿业(金属矿、煤炭等)、制造业(金属制造业;其他制造产品和废品废料;石油、炼焦产品和核燃料加工品;化学产品;非金属矿物制品;通用设备;专用设备等)、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批发和零售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金融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产业均具有较高的依赖性。


2020年,金属制造业中间投入率约为66.79%,高于全行业中间投入率平均值56.47%,这一结果表明,金属制造业在生产过程中消耗较大,附加值较低,生产效能存在较大提升空间(如图3所示)。

【业内热点】碳关税外溢影响下,商业银行如何转型?

图3:金属制造业对其他行业的直接消耗



从直接分配系数来看,金属制造业所生产的产品主要用于制造业(金属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通用设备;交通运输设备;专用设备;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非金属矿物制品;造纸印刷和文教体育用品;化学产品等)、建筑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产业的生产经营,支持其产业发展。此外,综合金属制造业对其他行业的直接消耗系数可以看出,金属制造业与金属制造业、通用设备、专用设备、非金属矿物制品、化学产品等制造业以及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之间存在较强的横向协作关系(如图4所示)。


【业内热点】碳关税外溢影响下,商业银行如何转型?

图4:金属制造业直接分配系数


波及效应


产业波及是指在国民经济体系中,由于产业间的关联关系,使得一个产业发生变化时直接或间接导致其他产业发生变化。在投入产出模型中,影响力系数和感应度系数可以作为产业波及效应分析的特征指标,分析某一产业部门发展对其他部门的影响,从而识别出该产业在整个经济系统中的地位。其中影响力系数反映的是国民经济体系中,某一产业部门需求变动对其他产业部门造成的波及程度,代表了该部门对其他部门的拉动作用;感应度系数反映的是国民经济体系中,某一产业部门对其他产业部门需求变动的敏感程度,代表了该部门对其他部门的推动作用。


从测算结果来看,金属制造业的影响力系数和感应度系数均高于产业平均水平1,这一结果表明金属制造业推动产业经济发展和受产业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均高于产业平均水平,是一个有强关联性的产业,对于整个经济系统的稳定运行具有重要意义。其中,较高的感应度系数表明金属制造业是其他产业各部门生产消耗的中间产品的主要供应者,受经济发展拉动作用较大的同时,也对其他部门的生产有着较大的制约作用,一旦其生产发生变动,极易波及对金属制造品需求量较大的制造业、建筑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等下游产业,进而影响产业经济的整体发展。


碳关税影响下商业银行的应对措施


虽然现阶段我国受碳关税政策直接影响较大的产业仅限于钢铁和铝及其制品产业,但是从产业间的关联效应和波及效应来看,碳关税政策可能会通过产业链的传导效应作用于其他产业,进而对我国产业经济的发展产生一定的外溢影响。


商业银行无论是作为支持产业经济发展的重要金融力量,还是作为产业经济本身中的重要一环,都应在应对气候变化这一全球课题下,提前布局,从风险防控体系完善、碳管理能力提升、信贷资产结构优化等方面提升以碳为代表的气候风险应对能力,进而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要,促进自身可持续发展。


第一,探索建立商业银行气候风险管理体系。无论是从国内政策和市场环境还是从碳关税等国际措施来看,以碳为代表的气候风险已成为当前以及未来较长时间内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因素,以碳关税为例,碳关税的实施会在很大程度上会刺激钢铁和铝及其制品产业的技术革新,引发技术风险;影响国内碳市场价格走向,引发市场风险;更进一步可能会影响国内的碳政策体系和行业标准,引发政策风险。


为更好适应国内外市场环境需求,保障自身资产安全,商业银行应联合政府机构、产业协会、专业智库、第三方平台等,探索从制度、平台、实践等多维度建立商业银行气候风险管理体系,强化自身气候风险监测和预警能力。一是探索将因碳或气候原因引发的技术、市场、政策等风险纳入商业银行风险管理架构;二是通过金融科技等技术手段建立商业银行气候风险监测和预警平台;三是对于钢铁和铝及制品产业关联度较高的下游需求企业,试点开展气候压力测试,以降低碳关税可能产生的外溢影响。


第二,不断提升商业银行碳管理能力。碳关税的出台,使更多企业意识到在当前及未来较长时间,碳将成为影响其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即使是金融机构等服务行业也无法置身事外。


作为产业关联度较高的金融服务机构,商业银行可探索建立资产业务的二氧化碳统计核算制度和数据管理系统,或与第三方二氧化碳数据监测管理数据平台开展长期战略合作,一方面以碳数据为基础,对存量资产进行分类管理,并探索将企业碳排放情况纳入银行授信审批决策环节,以提升商业银行对资产业务的碳管理能力和碳风险应对能力;另一方面,围绕碳数据持续开展碳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实践,并与政府、融资担保机构联合探索“政银担”等碳金融重点项目融资风险分担模式,以提升自身碳金融服务管理能力。


第三,逐步优化商业银行信贷资产结构。碳关税初期阶段所覆盖的产业主要为钢铁、水泥、铝、化肥、电力等能源密集型产业,虽然我国对欧盟出口产品中水泥、化肥和电力等涉及较少,但是也为我国同类型的能源密集型企业敲响了警钟。


在应对气候变化大环境下,商业银行应时刻关注国内外政策和市场环境的变化,通过借鉴国际和先进同业经验等形式,推动行内可持续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强化行内资产业务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ESG)管理,扩大清洁能源等领域的绿色贷款投放,增加对钢铁、水泥、铝、化肥等传统产业绿色升级改造的转型资金支持,审慎甄别能源密集行业,控制“棕色”资产增长,进而优化自身信贷资产结构,促进自身可持续金融服务能力提升。


作者|北京银行城市副中心分行 郭轶锋 张婧超 刘楠